经典禁看小说

文:


经典禁看小说屋子里的几个丫鬟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百卉正色问道:“世子妃,三位乳娘可是有什么不对?”何止是不对!南宫玥的眸中露出一抹锐利,“有人暗中给乳娘下了药……”这药还不是普通的药,对于乳娘这种成年人而言,这种药草没什么大的危害,甚至还具有养颜的功效,可是若是婴儿通过乳娘喂的**将药草摄入体内,哪怕分量极其微小,日积月累下去,孩子就会似侏儒一般长不大!这一计实在是狠毒了!南宫玥刚才发觉后,差点就要失态,但还是隐忍不发,因为她也不确定到底是何人对乳娘下药,那乳娘又是否知情……她想着就有些后怕,也难怪俗语说:“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今日若非是尤氏婆媳正好与她说起了关于乳娘的注意事项,她可能还联想不到试着给那几个乳娘把脉,那以后万一自己奶水不足,让乳娘帮着喂,后果真的不堪设想!外面的天上不知道何时阴沉沉的一片,一场暴雨似乎就要来临了,千里之外的王都亦是如此,层层叠叠的阴云在天上中堆砌着,让人看着就觉得喘不过气……“白妹妹!”王都的恭郡王府中,摆衣行色匆匆地进了白慕筱的星辉院,绝美的脸庞上掩不住忧心之色“痛……”白慕筱捂着肚子呻吟道,“我的肚子好痛!”她的面色惨白,冷汗涔涔落下,身子更是无力地瘫软下去,她身旁的碧痕紧张地扶住了她惊声叫道:“侧妃……”碧痕看到白慕筱的身下**一片,大喊了起来:“快请稳婆和太医,白侧妃早产了!”白慕筱这一胎已经八个月了,俗话说:“七活八不活”,白慕筱的早产令得整个郡王府都一下子就骚动了起来,这一胎可是恭郡王的长子,若是出个差错,没人担待得起,府里的下人自然不敢怠慢,一个个忙碌着……不一会儿,稳婆来了算算时间,平阳侯派去的人至少要到过年才能到王都,过年还要封笔封印,等到新的圣旨过来,恐怕要来年二月了,难道她就只能在这里干等着?三公主烦躁地在驿站的房间里来回走动着

而一旁的小四却是整张脸都黑了,总觉得这个萧世子有些不怀好意,听他的语气,简直就像是一个农妇在说,猪养肥了,该宰来吃了!……呸呸!他们家寒羽才不是猪呢!萧奕摸着下巴,接着道:“鹰差不多两岁成年,等明年的这个时候寒羽就是大鹰了,可以生鹰宝宝了,正好我可以带着我家囡囡陪寒羽孵蛋,然后让小鹰和囡囡一起长大……”闻言,小四的脸色更难看了,心道:他们家寒羽才一岁,就被人给盯着要生娃!这个萧奕简直不知所谓!萧奕越说越兴奋:“小白,我琢磨着我得练练画技,才能以后多给囡囡画点画,哪天你得了空,我再去找你讨教一番……”萧奕滔滔不绝地说着,官语白不时地应一声,几人在阳光下渐行渐远,骆越城的冬日阳光明媚……时间眨眼就“平静”地又过去了几日,平阳侯和三公主奉旨而来的事没有在骆越城引起太大的骚动,各府邸都在悄悄关注着碧霄堂,见南宫玥没有出面拜见公主的意思,也都不敢轻举妄动,只是私下彼此议论揣测了一番,竟是好几日都没人去驿站给三公主请安”萧奕闲话家常般说道”萧霏微微皱眉,好像没听大嫂说今日三公主要来拜访啊经典禁看小说韩凌赋不得不压下胸中的熊熊怒火,他深吸了一口气,最终铁青着脸,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产房

经典禁看小说就算如此,照顾孩子的奶娘还是要挑的,以防她自己的奶水不够”萧奕眼中闪过一道冷芒,干脆地问道:“方家当年是如何和百越暗中勾结?”母妃去世的缘由,萧奕已经知道的七七八八了,唯独当日方家三房是怎么勾结上的百越,还需要奎琅来解答可不就是!萧奕也笑了,叹了一句:“这么快又要过年了呢

三公主在心里对自己说,又冷静了下来,意味深长地说道:“本宫听闻,世子爷待安逸侯亲若手足,令他宾至如归……世子妃,本宫这才进门,世子妃就要送客,是何道理?”南宫玥唇角微勾,心知肚明三公主这是听谁说的,从容地应对道:“三公主殿下且慎言,安逸侯乃是奉旨而来,代表的是皇上算算时间,平阳侯派去的人至少要到过年才能到王都,过年还要封笔封印,等到新的圣旨过来,恐怕要来年二月了,难道她就只能在这里干等着?三公主烦躁地在驿站的房间里来回走动着他心乱如麻,方家的事是母后在世时起的头,自己接手……其中牵扯实在是太大,若是让萧奕知道隐藏的内情,恐怕是不会再愿意助自己复辟了!不能说!转瞬之间,奎琅已经是心思百转,道:“方家?世子爷莫不是在说先王妃和继王妃的母家?方家与吾又有什么关系?”闻言,萧奕嘴角却是翘得更高,有的人就是不见黄河不掉泪,不见棺材不死心经典禁看小说

上一篇:
下一篇: